赋得古原草送别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评诗】
 
不必定有深意,一种宽然有余的气象,便不同啾啾细声,此大小家之别。
不过这两句诗(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确是佳句,好在它是一副对仗极其工稳的流水对。既刻画了原头春草顽强的生机,又可以用作各种比喻。这是有高度比兴意义的诗句。


【注释】
 
离离:形容草原的莽莽之态。
 
王孙:贵族。这里借指被送的友人。
 
【解读】
 
白居易作此诗时,年仅十六岁。诗是应考的习作。按科场考试的规矩,凡指定、限定的诗题,题目前须加“赋得”二字。
 
本诗是一首送别诗。但诗歌前半部分并未点明送别事,只在最后一句点出“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可见言草的部分实则为抒情作铺垫,借景抒情,以草示人,用枯荣交替的野草暗示自己和友人之间的聚散。
 
第一、二句起笔“赋草”,紧扣“原上草”三字,在一片辽阔的原野上,满眼望去,是一望无际的野草。看着一望无际的草原,诗人想到了自然的枯荣更替规律,也为诗歌“离别、人世无常”的主题作了铺垫。第三、四句写不管烈火如何焚烧,只要春风一吹,又是漫天碧草。野草生生不息,生命力顽强的形象跃然纸上。五、六两句描写出春草的茂盛、古原的辽阔及春日的天朗气清。诗人用“侵”“接”二字刻画春草蔓延、绿野广阔的景象,简明又传神。最后两句,方见“送别”主题。借春草繁盛抒发离别之情的传统早已有之,《楚辞·招隐士》有“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句。白居易在前面极力描绘春草之繁盛,而结句“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将友人之间惜别之情化为触手可及的萋草形象,意象运用极其自然。
 
整首诗一气呵成、不琢雕饰,情真意切、以物言情,大气磅礴,令人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