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干行二首

(其一)
君家何处住?妾住在横塘。
停船暂借问,或恐是同乡。
 
(其二)
家临九江水,来去九江侧。
同是长干人,生小不相识。

【评诗】
 
读崔颢《长干曲》,宛如舣舟江上,听儿女子问答,此之谓天簌。
急口遥问语,觉一字未添。


【解读】
 
本诗用轻快的语言、白描的手法,抓住了生活中富有戏剧性的一幕,塑造了一个活泼开朗、可爱率真、情窦初开的少女形象。风格明艳浪漫,热烈但不张扬,质朴美好。
 
长干为地名,在金陵地区;横塘与长干相近,在今南京西南麒麟门外。天真的女孩住在横塘,行船时候忽然听到邻船男子的话音。便不加思索张口问:你和我是不是同乡?“暂”字暗示两人初次见面,萍水相逢。茫茫江上,停船自报乡里,主动和偶然相逢的小伙子攀话,表现了女孩的豪爽、纯真与热情。船家女天真率直,才问过男子家在何处,不及回答,便自言横塘人。这种直爽无邪的性格反映了她应该是一位情窦初开的妙龄少女。
 
诗人以问句开篇,单刀直入,使读者闻其声如见其人。声音一出,情态便出,再不用在浪费笔墨描写女孩的姿容穿戴。
 
《长干曲》本就是乐府旧题,诗人沿用了民歌男女对唱的形式。第一首用女主角的口吻,第二首用男主角回答的口吻作答。“家临九江水”回答了“君家何处住”。“来去九江侧”,男主人公如实告诉对方,他也是一个风行水宿,常年在外奔波的人,所以才有两人的萍水相逢。此句既回答了对方的问题,也暗含着迫于生计的无奈。
 
“同是长干人”回应了女主人公“或恐是同乡”的猜想。同是长干人,又同在水上漂泊寻生计,两人自然会有“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感觉。若两人从小便相识相知,该有多好,结尾“生小不相识”伴着叹息,显出萍水相逢的可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