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人行

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
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
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
头上何所有,翠微盍叶垂鬓唇。
背后何所见,珠压腰衱稳称身。
就中云幕椒房亲,赐名大国虢与秦。
紫驼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盘行素鳞。
犀箸厌饫久未下,鸾刀缕切空纷纶。
黄门飞鞚不动尘,御厨络绎送八珍。
箫鼓哀吟感鬼神,宾从杂遝实要津。
后来鞍马何逡巡,当轩下马入锦茵。
杨花雪落覆白 ,青鸟飞去衔红巾。
炙手可热势绝伦,慎莫近前丞相嗔。

【评诗】
 
无一刺讥语,描摹处语语刺讥;无一慨叹声,点逗处声声慨叹。
本是讽刺,而诗中直叙富丽,若深羡不容口者,妙,妙!如此富丽,一片清明之气行其中,标出以见富丽之不足为诗累。


【注释】
 
盍(è)叶:指妇人的发饰。
 
衱(jié):指妇人的裙带。
 
紫驼之峰:指橐驼其背有高出之峰,味甚美。
 
犀箸:用犀牛角饰制的筷子。饫(yù):吃饱之意。
 
【解读】
 
本诗作于唐玄宗天宝十二年(752)暮春,诗人以严肃认真的态度正面吟咏虢国夫人等“丽人”的华贵妆容、奢侈生活,描写了杨国忠出行时扈从甚多、气势煊赫的场面,讽刺以杨氏国戚为代表的上层贵族奢侈淫乱,批判统治者的昏庸,揭露朝廷的腐败。
 
全诗可分为三大段,从首句到“珠压腰衱稳称身”为第一段,泛写上巳日曲江边游春的众多佳丽。此诗主旨是讽刺杨氏姊妹,起首反从一般丽人说起,体现了诗家含蓄的手法。
 
第二段从“就中云幕椒房亲”到“宾从杂遝实要津”,诗人“就中”一转,从写众佳丽转入本题,开始集中笔力写虢国夫人、秦国夫人等杨氏姐妹的奢侈生活。在这里,诗人含蓄地指出了杨氏一族背后的靠山看似是贵妃,实则是玄宗本人,暗含对统治者的批判。
 
从“后来鞍马何逡巡”到尾句是第三段,紧接对秦国、虢国夫人的描写,铺陈出杨国忠权大气盛、不可一世的样子。结尾以反跌法总括出杨国忠的骄恣,以旁观者小心翼翼、诚惶诚恐的心态道出了杨国忠的趾高气扬、骄纵蛮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