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夜书怀

细草微风岸,危樯独夜舟。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
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评诗】
 
通首神完气足,气象万千,可当雄浑之品。
此与李白之《夜泊牛渚》,同一临江书感。一则写高旷之意,一则写身世之感,皆气象干云,所谓李杜文章,光焰万丈也。


【注释】
 
危樯(qiáng):高高的桅杆。
 
【解读】
 
永泰元年(765)初,杜甫辞去剑南节度参谋职务。没过多久,一直资助他生活的好友严武去世,诗人在成都的生活也陷入了困境。是年五月,杜甫决定带家人离开成都,计划取道湖北随后回京。这首诗就是他乘舟东下到达渝州(重庆)时舟中感怀之作,抒发了奔波不遇的感慨。
 
诗的前两联写“旅夜”,写旅途夜景,后两句“书怀”,抒发诗人的凄凉无依,表达出强烈的生命孤独感。
 
首联写诗人乘船至渝州等地时,正是五月春意浓时,但因作者心境落寞,故眼前所见都沾染上淡淡的孤寂色彩。诗人先写近景,从细处着眼,写出了沿途所见的景象。“独”字统摄全篇,奠定了全诗基调。
 
颔联与首联相对,从水陆两方分咏,用“垂”和“涌”两个“响字”,又将星月这两个意象烘托出来,在“开襟旷远”(清代浦起龙)的宏大意境里,衬托出诗人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形象。
 
后两联,诗人即景生情,回归诗题中的“怀”字。“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上句作问语,以见跌宕,下句说明他东下是为了休官致仕。他本想在仕途有所作为,但最后所得的一点名声竟然都来自诗文,有悖初衷;诗人辞官的原因看似老病,事实上是官微位卑又受人排挤,根本无法实现政治理想。此联皆为反语,是诗人无可奈何之叹息。
 
“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即景自况,用沿途所见的沙鸥来比喻自己的境遇,形象地写出诗人漂泊零落、孤独寂寞的形象。“一”字与首联中的“独”首尾呼应,深化了全诗的凄凉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