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李白二首(其一)

死别已吞声,生别常恻恻。
江南瘴疠地,逐客无消息。
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
恐非平生魂,路远不可测。
魂来枫林青,魂返关塞黑。
君今在罗网,何以有羽翼?
落月满屋梁,犹疑照颜色。
水深波浪阔,无使蛟龙得。

【评诗】
 
子美作是诗,肠回九曲,丝丝见血,朋友至情,千载而下,使人心动。
真朋友必无假性情。通性情者诗也,诗至《梦李白》二首,真极矣!非子美不能作,非太白亦不能当也。


【注释】
 
吞声:咽泣。
 
枫林青:指李白所在的地方。
 
关塞黑:指杜甫所居住的地方。
 
颜色:指李白面容。
 
【解读】
 
乾元元年(758)秋,李白被流放夜郎,到了第二年行至巫山被赦免,重回江陵。身处北方的杜甫只听闻好友流放,却不知其已被赦免,日夜担忧,频频梦见故友,于是写下了《梦李白二首》。两首诗按照时间顺序写就,从入梦前到梦中到梦醒。此为第一首,写的是初次梦见李白,表现出对其流放途中吉凶难卜的关切。
 
前四句以死别衬托生离,表现出诗人对李白音信全无、生死未卜的担忧,也为故友入梦作了铺垫。开篇营造了一种悲怆的气氛。
 
“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这两句开始写诗人积想成梦,表现出在梦中见到友人李白的欣喜。“恐非平生魂,路远不可测。”难道入梦的是你的魂魄,路途遥远生死难测。诗人的情绪从喜转疑,由疑转成了深深的忧虑。
 
“魂来枫林青,魂返关塞黑。”魂魄从青色的枫林飘来,从关山的黑塞返回。“落月满屋梁,犹疑照颜色。”随着时间推移,诗人由于梦见友人,突然惊醒,看见一屋子清辉的月光,眼前似乎还有好友的音容笑貌。“君今在罗网,何以有羽翼?”你现在身陷囹圄,如何才能拥有翅膀飞来我所在之地。情绪再起波澜,满心的忧虑在梦醒之后变成了叮咛。“水深波浪阔,无使蛟龙得!”路途遥远,水深浪高,请你千万小心,要小心为小人所乘。叮咛之言,表达的是自己对故友命运的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