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李白二首(其二)

浮云终日行,游子久不至,
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
告归常局促,苦道来不易。
江湖多风波,舟楫恐失坠。
出门搔白首,若负平生志。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孰云网恢恢,将老身反累。
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

【评诗】
 
起语,千言万恨;次二句,人情鬼语,偏极苦味。“告归”六句,梦中宾主语具是。“冠盖”二句,语出情痛自别。结极惨黯,情至语塞。


【注释】
 
苦道:再三诉说。
 
冠盖:冠为冠冕,盖为车盖,均为高官贵人所用。
 
【解读】
 
这首诗写了诗人多次梦见李白后的感叹,引发了对人生问题的思考。
 
开篇两句用比兴的手法引言,见浮云思游子。与李白《送友人》中的“浮云游子意”不谋而合。浮云飘飘,远处出游的故人你何时归来。“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接连三个晚上频繁梦见你,足见你对我诚挚的心意。此句同上篇的“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相同,都从李白入梦的角度来抒写诗人对李白的思念,也写出了两人之间深厚的情谊。
 
随后四句写的是梦中片段,写李白不远万里魂入梦中与诗人的对白。“告归常局促,苦道来不易”,来回一次不易,路途艰辛,入梦不易。“江湖多风波,舟楫恐失坠”,江湖风急浪高,担心船只遇险船沉湖底楫落水中。接下来的两句,诗人写梦中所见李白的举止。“出门搔白首,若负平生志。”每次出门你都会搔着白头,好像遗憾自己辜负了一生的壮志豪情。以上六句从神态、言语、举止三个方面来刻画李白的形象。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是警句,承接“出门搔白首”两句。长安城中满是权贵,独有这样一个才人独自憔悴,困顿狼狈。这样的感叹之后,诗人接着替李白鸣不平,对李白给予了高度评价,并发出同情的嗟叹:“孰云网恢恢,将老身反累。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这四句是谁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为什么无辜的你年事已高却要反遭连累。生前的遭遇如此,就算死后名垂千古万世流芳又有何用?只不过是死后的慰藉而已,死后哀荣何足论。诗中饱含着诗人对李白的深情厚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