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岳阳楼

昔闻洞庭水,今上岳阳楼。
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
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
戎马关山北,凭轩涕泗流。

【评诗】
 
前半写景,如此阔大;五六自叙,如此落寞;诗境广狭顿异,结语凑泊极难。转出“戎马关山北”五字,胸襟气象,一等相称,宜使后人搁笔也。
此题宏大,读者试思如何起笔。少陵即从本题直说,昔闻洞庭之名,今登楼亲见之,开门见山。用对句起,雄厚有力。


【注释】
 
坼(chè):裂开。
 
乾坤:指日月,形容湖水的广阔。
 
关山北:指杜甫的故乡,当时正值战火纷飞,干戈扰攘。
 
【解读】
 
唐代宗大历三年(768)冬,五十七岁的诗人杜甫经夔州出三峡,到达了洞庭湖畔的岳阳楼下。诗人登高临水,望着壮阔而苍茫的江面,触景生情,写下著名的五律《登岳阳楼》,以表达身世之慨和家国之思。
 
“昔闻洞庭水,今上岳阳楼”写诗人终于登上慕名已久的岳阳楼。早年只是听闻有洞庭美景,何曾想今日能真正见到呢?诗人登楼远眺:“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以洞庭湖为界,广袤的土地被分成了吴、楚两部分,日月都在湖面上浮动,茫茫湖面波浪翻天,无边浩瀚。“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从写景转入抒情,表达诗人内心的孤寂。诗人登上岳阳楼,眼前之景越广阔内心的飘零之感就越浓烈,此联情景相生,更具妙韵。“戎马关山北,凭轩涕泗流”两句写诗人望远而怀故乡,是当时确有此情,也是题中应有之话。诗人延展得极为自然,毫不费力,又与开首有异曲同工之妙。登高而怀乡,怀乡则念国,诗人对国事的关切时时刻刻都不曾淡漠。之所以涕泗流,不仅有个人身世之悲,更有对关山戎马、家国安危的牵挂,这一句使全诗的境界更为壮阔,思想感情也得到进一步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