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夜忆舍弟

戍鼓断人行,边秋一雁声。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有弟皆分散,无家问死生。
寄书长不达,况乃未休兵。

【评诗】
 
子美善用故事及常语,多颠倒用之,语峻而体健,如“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之类是也。
此诗虽然信手挥写,似不经意,但其层次井然,首尾相应,并且句句不离忆字,如因闻雁而忆,因寒露而忆,因望月而忆。分散则死生不明,无家则寄书不达。未休兵故断人行,句句都可连贯在一起。
 
 


【注释】
 
戍鼓:城楼上的更鼓。
 
边秋:也作“秋边”,秋天的边地。
 
【解读】
 
安史之乱期间,诗人先被贬为华州司功参军,后辞官西去,暂居秦州。当时,叛将史思明引兵南下,河南、山东等地狼烟四起,战火燎原。杜甫的四个弟弟中,只有四弟杜占跟随在他身边,其余皆分布在战区。这期间杜甫急盼亲人消息的心情更加焦灼,音信因战事而断绝的现实令他终日坐卧不安,因此创作《月夜忆舍弟》来表达自己的思亲怀友之情。
 
城楼上的更鼓声一声连着一声,空中飞过的孤雁发出如同呜咽的啼鸣。因为战事相阻,路上几乎看不见行人的踪影,只有一阵阵秋风吹卷着地上的衰草和尘埃。节令已是白露,诗人望着天上的明月,只觉得它不像家乡的明月那么皎洁明亮。在鼓声雁啼、露白月明这些萧瑟之景的衬托下,诗人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天各一方的弟弟们。平日里寄送的书信都时常不能顺利收到,更何况在这烽火连天、兵荒马乱的战时?这说明诗人与他的弟弟们已经许久未通消息,寄出去的书信也如石沉大海。亲人生死未卜,想到可能发生的不幸,焦急恐惧之情顿起,诗人不由得胆战心惊。
 
本诗从写景到抒情流畅自然。亲人不能聚首、有家还似无家的凄凉感令人不忍,这种刺痛并非诗人独有,在战争时期,到处都弥漫着家破人亡、骨肉分离的伤痛感。这种具有典型意义的心理感受,道出了国事之艰难,也从侧面反映了诗人对国运时局的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