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宿

旅馆无良伴,凝情自悄然。
寒灯思旧事,断雁警愁眠。
远梦归侵晓,家书到隔年。
沧江好烟月,门系钓鱼船。

【评诗】
 
中二联当作二十层看。
这是旅宿怀念故乡之作,一种幽恨闲愁,真觉凄绝。


【解读】
 
本诗为羁旅思乡诗,诗人被贬至江西,客居旅店,心生漂泊之感和思乡之情。
 
首联开门见山,写出自己正是孤身一人在旅馆借宿,漂泊的凄凉之情和思乡的愁绪扑面而来。前句直接把我们带入情景。后句“凝情”表现出这份看似突如其来的情绪实则是有来由的,诗人漂泊在外,自然挫折颇多,思乡的情感也掺杂其中,这份浓浓的情感被诗人一再压抑着,直到如此宁静的夜中才会猛然袭来,让他不知所措,百感交集。颔联点出作者在寒灯之下想起往事,夜空中落队的孤雁飞过,更是搅得诗人心神不宁,无法入睡。
 
颈联写自己在梦中都无法归乡,家书又不能及时地聊以安慰。此刻诗人连归乡的美梦都做不成,更表现出思乡之切,离人之悲。
 
尾联收回愁绪,写家乡的美丽景象。沧江之上烟笼月,家门常系钓鱼船,这种朴素的生活如今却是奢望,以乐景衬托哀情,层层推进,更加深了诗人的离愁别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