遣怀

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
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评诗】
 
韵事绝调。
十年艳游,所赢者只青楼薄幸之名,则其他所输者可想而知。言下满露悔恨之意。


【解读】
 
这是杜牧在回忆任扬州幕后时那段放荡不羁的生活,反思自己轻狂而沉沦的过往后写下的一首诗歌。全诗表面上写的是对昔日行为的悔恨和追思,实际上寄寓着对自己怀才不遇的感慨和对现实的不满。
 
首句从追忆在扬州时的颓废生活起笔。当时杜牧正值青春年少,渴望着能施展才华,成就功名,为国效力;可没想自己名门之后的身世不但没能帮自己成就理想,反而成了受朝廷权臣排挤的重要原因。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满怀壮志的杜牧只能来到扬州,在淮南节度使牛僧孺的幕府中任职。因为官场上的不得志,诗人变得颓唐沉沦,终日饮酒作乐,流连于酒肆、青楼等场所。诗歌的首句虽然只写了“落魄”“载酒行”这样两个简单的意象,但诗人失落的心情和颓废的生活场景已经呼之欲出。
 
紧接着,诗人以“楚灵王好细腰,而国人多饿死”和“赵飞燕体轻,能为掌上舞”的典故来借指扬州歌妓的苗条身姿和曼妙舞姿。从字面上看,这里是写诗人对自己扬州生活的美好回忆,实际却是在“以乐景写哀情”,目的是通过这样美好的生活场景来反衬其内心的悲哀和愁苦。
 
而在“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两句中,诗人由回忆转向了现在的反思和感慨:繁华热闹的十年扬州生活就像是一场梦,曾经沉迷于“青楼”的自己最终也只得到了一个薄情汉的名声,其余一无所得。这两句既写出了诗人对昔日生活的反思和悔恨,也寄寓了对现实的不满和壮志难酬的苦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