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宫怨

早被婵娟误,欲妆临镜慵。
承恩不在貌,教妾若为容?
风暖鸟声碎,日高花影重。
年年越溪女,相忆采芙蓉。

【评诗】
 
前四句微觉太露,然晚唐诗又别作一格论。结句妙,于对面落笔,便有多少微婉。
用“碎”字“重”字,固见体物之工,更见宫女无聊,借春光以自遣,故鸟声花影,体会入微。


【注释】
 
婵娟:也作“婵媛”,用来形容女子姿态曼妙优雅。
 
【解读】
 
杜荀鹤,早年很有诗名,却屡试不第,其遭遇同诗中宫人类似。宫人是被婵娟所误的,诗人则被青袍所误,这首《春宫怨》正是诗人壮志难酬的抑郁之语。
 
前两句是发端,写宫人入宫是因为长得好看,可是入宫之后,陪伴她的却只有寂寞和孤苦,因而拈出一个“误”字。此刻,她正站在镜子前顾影自怜,想要打扮,又怕美貌误人,遭人嫉妒,不免迟疑起来。
 
颔联接着首联的“临镜”场景,进一步揭示了宫人欲妆又罢的矛盾心理。装扮又怎样?也无法被皇上看上。言外之意是光有美貌还不行,还要工于心计,善于邀宠,而这正是宫人或者说是诗人所不屑的。
 
颈联由“宫怨”转入“春怨”。本来“欲妆临镜慵”的宫人心中已是愁苦之极,身后这番春和景明的景象更唤起了她满怀的愁绪。眼前的春色引起了宫人对往日欢乐的怀念:“年年越溪女,相忆采芙蓉”,紫茎文波,红莲芰荷,泛舟若耶之溪,相约采芙蓉。在这美好的回忆中,宫人的痛苦并没有得到缓解。往昔越美好今日的愁情就越发显得浓重。这样的结尾,虽文句有尽,但诗的悲凉意味却绵延不绝。
 
本诗借宫女之怨抒发士人对黑暗政治现实的控诉。诗人以宫人的经历暗喻宦海争斗之险恶,控诉了统治者不识人才、不重贤人的昏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