谒衡岳庙遂宿岳寺题门楼

五岳祭秩皆三公,四方环镇嵩当中。
火维地荒足妖怪,天假神柄专其雄。
喷云泄雾藏半腹,虽有绝顶谁能穷?
我来正逢秋雨节,阴气晦昧无清风。
潜心默祷若有应,岂非正直能感通?
须臾静扫众峰出,仰见突兀撑青空。
紫盖连延接天柱,石廪腾掷堆祝融。
森然魄动下马拜,松柏一径趋灵宫。
粉墙丹柱动光彩,鬼物图画填青红。
升阶伛偻荐脯酒,欲以菲薄明其衷。
庙令老人识神意,睢盱侦伺能鞠躬。
手持杯珓导我掷,云此最吉余难同。
窜逐蛮荒幸不死,衣食才足甘长终。
侯王将相望久绝,神纵欲福难为功。
夜投佛寺上高阁,星月掩映云朣胧。
猿鸣钟动不知曙,杲杲寒日生于东。

【评诗】
 
语如凿翠。
此典重大题,首以议为叙,中叙中夹写,意境词句俱奇创。


【注释】
 
谒:拜见,是对岳神的敬辞。衡岳:南岳衡山,在湖南省衡山县,海拔1300米。岳寺:衡岳庙,在湖南省衡山县西三十里。题门楼:题诗于门楼之上。
 
四方环镇:东、西、南、北四岳环镇四方。
 
火维:火地,火乡。此指南方。
 
腾掷:山势起伏之状各异,如腾如掷。堆祝融,祝融峰最高。
 
森然:畏敬的样子。
 
伛偻(yǔ lǚ):弯腰躬背,表示虔诚与恭敬。
 
菲薄:谦词,不丰厚。
 
睢盱(suī xū):睁大眼晴。
 
【解读】
 
此诗为诗人在游完衡山后题于岳庙门楼上的作品。同为游记诗,和《山石》相比,本诗的意境、情感等方面呈现出截然不同的凝重、广博之感。诗歌前六句写衡山的地理位置和山势气象。接下来八句写诗人登山时的情景。“森然”以下十四句,写谒庙,写诗人参拜的情景。诗人通过描写祭神问天的情景,抒发了他无处诉说苦闷的抑郁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