雉带箭

原头火烧静兀兀,野雉畏鹰出复没。
将军欲以巧伏人,盘马弯弓惜不发。
地形渐窄观者多,雉惊弓满劲箭加。
冲人决起百余尺,红翎白镞随倾斜。
将军仰笑军吏贺,五色离披马前堕。

【评诗】
 
句句实境,写来绝妙,是昌黎极得意诗,亦正是昌黎本色。
写射之妙处,全在未射时,是能于空际得神。


【注释】
 
原头:原野上。火:猎火。王维《酬虞部苏员外过蓝田别业不见留之作》:“猎火烧寒原。”兀兀:寂静无声的样子。
 
出复没:指野雉受惊吓跑出来,见到猎鹰又急忙躲藏。
 
将军:指张建封。
 
决(xuè)起:迅速发出。
 
红翎白镞(zú):指箭羽和箭头。
 
离披:纷纷下落貌。
 
【解读】
 
本诗句句实境,不发感慨,不作抒情,却让人感同身受。文采飞动间,田猎现场的气势波澜起伏,尽收眼底。
 
首联中,猎人为了将猎物驱出草木丛,在原野上点起了熊熊烈火,放出了勇猛的猎鹰。野雉被火熏了出来,发觉到头顶上盘旋的飞鹰又急忙藏了起来。“出”与“没”被“复”连接,极言动作之快,传神地写出了野雉仓皇而逃的窘态。
 
第二联写将军发现猎物,准备弯弓射箭的场景。在韩愈的笔下,将军的箭在弦上搭箭不发。他是在等待时机准备一发命中。
 
第三、四联写将军射杀猎物时的风度、神采。这两联从雉惊、箭加、弓满、射出到最后的命中,节奏快,画面感极强。
 
最后一联是一个喜庆的结尾:将军遂了“以巧伏人”的初衷,得到了军吏们的祝贺。野雉被他悬挂在马前,他仰天而笑,策马凯旋,身后的几根野雉羽毛飘落,给人意犹未尽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