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李凝幽居

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
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
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
暂去还来此,幽期不负言。

【评诗】
 
从他现存诗歌来看,他虽然也流露过一点求仕不遇的苦闷,但只是一点轻微的叹息。其他绝大多数的诗中,几乎看不到什么现实矛盾的影子。


【注释】
 
分野色:山野中的景色被桥分开。
 
幽期:形容时间非常漫长。
 
【解读】
 
这首五言律诗是贾岛的代表作,全诗抒写了诗人访好友李凝未遇这样一件寻常事,表现了诗人访友不遇的遗憾心情,同时还描写了郊外的优美景色。
 
“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描写了友人李凝幽居周围的环境:杂草遮掩的小路通向友人居住的小园,在他的住所旁边没有其他人居住。通过小路长草、院子荒芜的情景描写,既点出了环境的偏僻和幽静,还暗示了李凝的隐士身份。
 
“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是历来传诵的名句,诗句写的是诗人月夜拜访友人时的情景,因为天色已晚,当他到达友人门口的时候,池边树上的鸟儿已然入睡,四周非常安静,借着朦胧的月光,诗人用手轻轻地敲着友人的家门。诗句中以动衬静,通过轻微的敲门声惊醒“宿鸟”这一动态情景,愈发衬托出环境的宁静,凸显了“幽居”的特色。
 
“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两句写诗人夜访友人不遇之后在回去路上的所见。在过桥之后,他看到了景色迷人的原野,晚风轻拂,天上的云飘动,好像山石在移动。云在风的吹拂下飘动,而石头是不会移动的,可诗人用这样的比喻,给人新鲜感,充分体现出贾岛琢字炼句,力避平易,务求奇僻的诗风。
 
在最后两句中,诗人表达了没有遇到友人的遗憾,同时也表达了对幽静美丽的景色的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