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陆鸿渐不遇

移家虽带郭,野径入桑麻。
近种篱边菊,秋来未著花。
叩门无犬吠,欲去问西家。
报道山中去,归来每日斜。

【评诗】
 
此诗晓畅,无待浅说。四十字振笔写成,清空如话。此诗之潇洒出尘,有在章句外者,非务为高调也。
本诗好在吐属自然,毫不装点做作,其中层次却又井然不紊。如首句是寻起,二句是途中,三四句是将到。五六句是到门,七八句是不遇。


【注释】
 
陆鸿渐:“茶圣”陆羽,字鸿渐。他和皎然是“缁素忘年之交”,友情极为深厚。
 
著花:开花。
 
【解读】
 
这是一首访友不遇之作,当时陆羽迁移新居,皎然前去拜访,然而陆羽恰好不在家中。皎然以这段过访不遇的经历为题材,写成这首五律,刻画出了陆羽疏放不俗的形象。全诗晓畅,四十字振笔写成,清空如话。
 
诗人首先描写了陆羽居所的环境:陆羽新迁的住宅在外城附近,沿着田野间的狭长小路可以到达,两旁种满了桑麻,长势甚旺,分外喜人。一走近他的居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篱笆两旁的菊花,虽然秋天已经到了,但还是没有开花。前四句由远及近,读者仿佛随着皎然一同欣赏着景色,一步步靠近陆羽的新家。
 
“扣门无犬吠,欲去问西家”,皎然已经到陆羽宅前,举手叩门,不仅无人应答,连犬吠声也听不到,原来陆羽不在家中。诗人本欲转身离去,又觉得远途而来略有不甘,索性敲响了西邻的屋门,向陆羽的邻居询问他的去处。
 
“报道山中去,归来每日斜”,邻居回答说,陆羽每天都到山中去,经常要等到太阳落山时才会回来。此诗尾联与贾岛的《寻隐者不遇》中的“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可谓异曲同工,虽未直接描写人物,却都以人物行踪的神秘突出了人物超脱俊逸、不为尘世羁绊的风采。全诗语言自然,层次分明又井然有序。前四句写“寻”字,后四句写“不遇”。
 
全诗有乘兴而来、兴尽而返的风趣,虽然访友未遇,但并无遗憾之感,大概是因为僧家无挂碍,所以更加显得超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