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怨

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
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

【评诗】
 
一气蝉联而下。
(“打起黄莺儿”四句)不唯语意之高妙而已,其篇法圆紧,中间增一字不得,着一意不得,起结极斩绝,然中自纾缓,无余法而有余味。


【解读】
 
《春怨》为金昌绪唯一传世作品,仅此一首便可见诗人创作功力之高。本诗为闺怨诗,与同题材作品的不同之处在于:它并未对人物内心情感体验进行描写,只是对思妇被莺啼惊醒一事进行描述。
 
妇人“打起黄莺儿”,其原因是“莫教枝上啼”。她不喜黄莺鸣叫的原因在于“啼时惊妾梦”。梦被惊醒又如何?她为什么会担心梦被惊醒?因为妇人梦中可以到辽西,若被惊醒便“不得到辽西”了。
 
金昌绪在描写这一场景时,做到了“一气蝉联而下”(清沈德潜《唐诗别裁集》),“篇法圆紧,中间增一字不得,着一意不得”(明王世贞《艺苑卮言》)。他以倒叙手法铺陈事件,每一句都是对前一句的解释,诗意回环曲折,层层深入,有曲径通幽之妙。
 
最后一句“不得到辽西”看似事件完结,却延伸出广阔的想象空间:思妇辽西梦境为何?谁在辽西?去辽西所为何事?诗人都未言明,却是不言自明。辽西在唐朝时属于边塞地区,为战争频发之地。因此,思妇梦辽西,是因家中亲人在那里服役戍边。思妇对那黄莺惊醒的辽西梦如此在意,正是亲人离去之久的反映,同时也暗示辽西之行生死难料,反映了人民正承受着巨大的战争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