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荆门送别

渡远荆门外,来从楚国游。
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
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

【评诗】
 
太白之情多景中生出,此作其尤者也。
太白天才超绝,用笔若风樯阵马,一片神行。……此诗首二句言送客之地,中二联写荆门空阔之景。惟收句见送别本意,图穷匕首见,一语到题。


【注释】
 
荆门:荆门山,今在湖北宜都西北长江南岸,地形险要,战国时期为巴蜀与故楚的分界处。
 
楚国:今湖南、湖北一带,古代属于楚国。
 
海楼:海市蜃楼,形容江上云霞美景。
 
【解读】
 
本诗为开元十四年(726),李白经三峡出蜀时所作。
 
开头两句统领全篇。当行舟驶过荆门山时,故乡巴蜀已被留在后头,楚地之行从此开始。诗人胸怀雄心壮志离开家乡,坐在船上欣赏着两岸美丽的景色,感慨万千。“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随着时间的流逝,诗人眼中的景色发生了变化。诗人从荆门向远处遥望,辽阔的江面让他想到了苍辽的平原,广阔景色更显得境界高远。“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写船行水中看到的夜景,天空中明月的倒影在水中,像明镜一样,空中缭绕的云雾像海市蜃楼一样美丽。这两句虚实相结合,形象鲜明,如梦如幻,极具美感。
 
本诗篇幅不长,但时间、空间跨度很大。空间上,诗中写到了高山、平川、地面、天上;时间上从白昼写到黑夜,内容丰富,意境深远,层次清晰。诗人用曲折含蓄的语言,勾画出了一幅天高云淡、雄伟壮丽的山川美景图,以瑰奇的想象营造了深邃的意境,抒发了对故乡的眷恋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