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路难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馐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来垂钓坐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评诗】
 
题目虽是“行路难”,作者往往就题字约略加以敷衍,如“冰塞川”、“雪满山”、“行路难——多歧路”等句,这是诗词中所谓“本意”的作法。不过此诗却是以“行路难”引起世路的崎岖,和宦途的危险,合于诗义的比兴。
在短短一首诗中,感情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仿佛是从谷底到波峰,大起大落,因为,如果说王维的诗歌仿佛是新鲜的空气,清莹而透彻,那么,李白的诗歌则是长风巨浪,波澜壮阔。


【注释】
 
樽(zūn):古代盛酒的器具。
 
斗十千:一斗值十千钱,即万钱,这里用来形容美酒醇香、价高。
 
珍馐:珍贵美味的菜肴。
 
直:通“值”,价值。
 
箸(zhù):筷子。
 
安:哪里。
 
【解读】
 
《行路难》共有三首,其内容均是诗人借行路之难感慨世道艰险难行、仕途不顺,抒发其理想难以实现的愤慨和不满。这组诗作于天宝三载(744)李白离开长安之时,此为第一首。诗中李白虽感叹自己怀才不遇的悲惨现状,但也表达了不向世俗妥协的高洁品格。他坚守自己的政治理想,相信总会长风破浪远渡沧海,冲破艰难实现理想。
 
这首诗豪放不羁,极具浪漫主义色彩。虽然只有十四句,但是诗人在较短的篇幅内,运用跳跃的思维和语言实现了时空和感情的变化,感情层层迭迭。全诗的格调随着诗人的心境从喜悦到失望、抑郁,到最终充满积极向上的情绪。全诗情绪激扬,构思新颖,变化多端,值得细细体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