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
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
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评诗】
 
开首两句,一腔郁勃牢落的情绪,分做一个个字吐出来,所以第一句十一个字接连着用九个仄声字,第二句即用三平声来救转,就有一泻千里之势。这种句法,虽然奇特,在古诗中却时常用到的。
思想感情的瞬息万变,波澜迭起,和艺术结构的腾挪跌宕,跳跃发展,在这首诗里被完美地统一起来了。


【注释】
 
校(jiào)书:即校书郎,掌管朝廷的图书的官职。
 
叔云:李白的族叔李云。
 
酣(hān)高楼:在高楼畅饮。
 
建安骨:汉末建安年间,“三曹”和“建安七子”等作家,诗风骨遒劲,被称为“建安风骨”。
 
小谢:谢朓,字玄晖,南朝齐诗人,和谢灵运并称为大小谢。
 
清发:清新俊逸的诗文。
 
散发(fà):古人束发戴冠,散发即不束发戴冠,引申为自由自在,不受拘束,形容诗人的狂放不羁。
 
弄扁(piān)舟:扁舟,小船。乘小舟归隐江湖。
 
【解读】
 
本诗为李白在宣州饯别秘书省校书郎李云之作。虽是离别诗,但是诗句中并没有直接说出离别之词,而是表达了诗人对政治腐败、社会黑暗的斥责,抒发了怀才不遇的不满以及对光明前途的执着追求。
 
开头四句唱叹喝起,直接抒发了诗人当时的心境。离开长安对于李白而言是大挫折,在苦闷之际毫无顾忌地将自己的不满之情宣泄出来,其中包含李白积蓄已久的抑郁和痛苦,感情浓郁炽烈。“长风”两句,在直抒胸臆之后,诗人的情绪得以平复,豪情所至,对酒当歌。“蓬莱”四句写席间李白与李云的谈论内容。李白与李云都胸怀壮志,抱负远大。“揽”字用夸张的手法,表现了诗人的自信与豪放。诗人用“上青天揽月”象征自己的对志向的追求,暗含诗人追求之高洁。同时,青天明月的意象,也将诗歌的意境渲染得高远。“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则是诗人情绪的回落。他从豪放中又回到了现实,再次为自己怀才不遇的境遇感到苦闷。
 
苦闷的心情无法排解,诗人只能游遍名山大川逃避现实,寻求解脱。浪迹天涯无须与世人同流合污,对于李白来说是排解郁闷的最好方法。结句“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正表现了诗人在不称意的社会现实中,要追回在尘世失去的自我,泛游江湖,在自然中得到解脱。全诗跌宕起伏,情感强烈,悲情中包含着李白独有的不羁和豪迈,不愧为李白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