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

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
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
相携及田家,童稚开荆扉。
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
欢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
长歌吟松风,曲尽河星稀。
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

【评诗】
 
此诗首述下山之景,次写田家之幽,既得息足之所,则相与乐饮酣歌,忘夜之久。遗世之情,且与山人巨化矣。
末二句承上文“置酒”和“长歌”,结出乐而忘机的意思来。又,诗中有“相携”字,后来用“共挥”,用“我”,用“君”,用“共忘”,足见作者和斛斯山人两人相契的深了。


【注释】
 
终南山:与下文中的“碧山”一起,同指秦岭,在今西安市南,唐朝时有很多名士都隐居于此山中。
 
荆扉:柴门。
 
青萝:指攀附在树枝上并且垂下来的藤蔓。
 
挥:举杯。
 
松风:古乐府琴曲,此处也有歌声随风入松林的意思。
 
忘机:忘记世俗得失,不求富贵虚名。
 
【解读】
 
这是一首田园诗,是诗人在长安供奉翰林时所作。写的是诗人月夜拜访终南山上一名姓斛斯的隐士。全诗描绘了苍茫暮色中的山林美景和田家庭院的恬静,流露出诗人的赞慕之情。
 
诗歌前四句措辞平实质朴,情感却真挚深厚。尤其是“苍苍横翠微”五字,传神地描绘出了曲径蜿蜒、草木幽深、山色迷蒙的林间晚景。
 
诗人漫步山径,遇到了斛斯山人,于是“相携及田家”。“相携”二字显示出了密切情意。“童稚开荆扉”,看到有客来,连孩子都跑出来迎接了,足见斛斯家的好客。“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通过对山林环境作细致刻画,表现出了田家庭院的恬静。“欢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诗人和斛斯山人畅谈言欢,行路的困倦劳累被一扫而光。“挥”字展现了李白畅怀豪饮的神采。
 
“长歌吟松风,曲尽河星稀”,酒醉酣畅之际,诗人不禁放声长歌,直到夜色阑珊,天空中的星星渐渐疏落。最后,从美酒共挥,写到“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表露了诗人与斛斯山人心有灵犀、乐而忘忧、淡泊名利的洒脱情怀。
 
此诗受到了陶渊明、孟浩然田园诗的影响,看似信手拈来,实则神思飞动,寄情幽深,于淡泊平实之中可见诗人狂傲不羁的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