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孟浩然

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
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
醉月频中圣,迷花不事君。
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

【评诗】
 
此诗柱意,全在“风流”二字。少弃轩冕,老隐松云,醉月中酒,迷花不仕,都是诗人风流本色。太白此诗,推崇浩然备至。读去虽全是爱慕之意,而弦外之音,未免惜其不遇。颈联中“中圣”本可作“中酒”,但因“酒”字与上文“醉”字相叠,又太浅露,又不能对下联“君”字,故特用一僻典,就觉字面对得很工整。这是诗人狡狯之处,读者可悟炼字运典之妙。


【注释】
 
孟夫子:指孟浩然。夫子,古时对人的尊称。
 
风流:古人以风流赞美文人,意指有文采,善词章,风度潇洒。
 
红颜:指青春年少。
 
【解读】
 
李白曾于开元二十七年(739)往襄阳探视孟浩然,诗当作于此时。李白对孟浩然的人品、诗歌和风采十分仰慕,这一首《赠孟浩然》中就毫不保留地表达了对孟的倾慕和赞美。
 
诗中,“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提纲挈领,点明全诗的主题。“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醉月频中圣,迷花不事君”勾勒了一幅风流名士的隐居图,刻画了孟浩然儒雅的名士形象,说明了诗人喜爱孟浩然的具体原因。“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直抒胸臆,将对孟浩然的仰慕之情进一步升华。诗人将孟浩然比喻成了“高山”。前句语出《诗经·小雅·车辖》,“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安可仰”意在赞美孟浩然这座高山高大巍峨,自己只能仰望,将对孟浩然的仰慕之情形象化,足见崇敬与追慕向学之意。此二句诗既抒情又写景,情景交融,率真自然。诗风飘逸自然,古朴简练,意境悠远,极具艺术表现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