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魏万之京

朝闻游子唱离歌,昨夜微霜初渡河。
鸿雁不堪愁里听,云山况是客中过。
关城曙色催寒近,御苑砧声向晚多。
莫见长安行乐处,空令岁月易蹉跎。

【评诗】
 
此篇起语平平,接句便新,初联优柔,次联奇拔,结蕴可兴,含蓄不露,最为佳作。
此首诗二句平衍而已,三四句叙客况。句中以“不堪”“况是”四字相呼应。遂见生动。


【解读】
 
魏万是诗人的好友,他早年曾求仙学道,隐居王屋山,也曾慕访李白,在广陵与李白相遇,临别时李白也曾赠诗《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给他。时当魏万往长安,李颀送别而作此诗。
 
首联“朝闻游子唱离歌,昨夜微霜初渡河”,前句“离歌”二字点明出魏万将离开,后句是诗人回忆到昨夜萧瑟的秋景。“渡”字将秋霜拟人化,形象地写出秋霜初降的情形,流露出隐隐的愁绪。
 
“鸿雁不堪愁里听,云山况是客中过”渲染了离别的氛围。孤雁空啼而过,正是伤心之时,诗人自然悲不自胜。“云山”像过客一样飘忽而过,亦如即将远行的游子,前路渺茫。“不堪”“况是”两个虚词使诗情转顿起伏,韵味别致。
 
“关城曙色催寒近,御苑砧声向晚多”中,“关城”“御苑”都指长安。秋天来了,草木萧瑟,变黄的树叶好像在催促冬季的到来,长安的捣衣声到了夜晚更多。“催寒近”“向晚多”蕴含了诗人时不我待、青春易逝的感慨。
 
“莫见长安行乐处,空令岁月易蹉跎”,诗人用长者的语气,劝导魏万不要迷恋繁华帝都,沉浸在纸醉金迷之中,贪图享乐。“行乐处”指的是长安,与上句中的“御苑砧声”相应,暗示长安虽然是“行乐处”,但年华易逝,不要蹉跎岁月,当珍惜大好时光,成就一番事业。
 
纵观全诗,诗人把叙事、写景、抒情交汇一处,由景生情,合情合理,后半部分的联想声色兼具,既承接前半部的写景又呼应结尾的抒情,足见诗句之精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