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
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
薄宦梗犹泛,故园芜已平。
烦君最相警,我亦举家清。

【评诗】
 
此诗借蝉以喻己之清高廉洁,在《诗》为兴体。
这首咏蝉诗,就是抓住蝉的特点,结合作者的情思,“为情而造文”的。诗中的蝉,也就是作者自己的影子。


【注释】
 
薄宦:官职卑微。
 
芜已平:荒芜到了杂草丛生、无路可走的地步。
 
【解读】
 
诗中李商隐借蝉来自喻,以示自己的高洁。全诗前半部分咏物起兴,后半部分直抒胸臆。诗人抓住蝉的特点,情思层层深入,抒发对身世坎坷的感叹。此诗更是被清代词人朱彝尊赞为“传神空际,超超玄著”,誉为“咏物最上乘”。
 
诗题为“蝉”,全诗即以闻蝉鸣起兴:蝉在高树上风餐露宿而“难饱”,不管它是自命清高也好,还是含恨哀鸣也罢,都是徒劳,它始终难以摆脱“难饱”的困窘。蝉的鸣声待到五更天亮时分,已趋于断绝,稀疏难闻,但蝉鸣的“疏欲断”没有引来同情,这一树的叶子依旧那么碧绿,全然不为所动。诗人认为自己官职卑微,流转于各地,如同在大河中四处漂流的梗枝。浮萍般的生活令诗人倍觉思乡,但是家乡田园已布满杂草,他已经没有可落脚的地方了。蝉的“难饱”与诗人的“举家清”是如此相像。蝉鸣声声提醒诗人他不过是一介“薄宦”,因此他更有归乡之意。
 
此首《蝉》是李商隐的咏物佳作,诗人将人、蝉对比,借蝉鸣声来警示自己梗枝漂流、故园难归的悲惨境地,表明了对自身壮志难酬的哀伤与忧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