筹笔驿

猿鸟犹疑畏简书,风云常为护储胥。
徒令上将挥神笔,终见降王走传车。
管乐有才真不忝,关张无命欲何如。
他年锦里经祠庙,梁父吟成恨有余。

【评诗】
 
起句十四字,壮哉!五六痛恨至矣。
《筹笔驿》一诗不同于一般用事之处,在于不仅超越时空,而且不问古今,虚实并用。


【注释】
 
筹笔驿:位于四川广元县北,三国时期诸葛亮出师伐魏曾于此地驻扎,筹划军事,故称为筹笔驿。
 
猿鸟:有版本作“鱼鸟”,均可通。
 
【解读】
 
唐大中九年(855),诗人在结束梓州幕任职后随柳仲郢回长安,途经此筹笔驿,怀古伤今,写下了这篇咏史诗以凭吊诸葛亮。
 
首联诗人用众宾拱主之法写眼前之景。猿猴和鸟禽因为害怕诸葛亮的军令而不敢靠近此地,风云变化都是为了保护诸葛亮的营垒,诗人用夸张的手法道出诸葛亮军威尚存,犹如神助。此处猿、鸟、风、云都是宾,处于陪衬地位,彰显诸葛亮之威严,同时也为全诗奠定肃穆基调。
 
“徒令上将挥神笔”极言诸葛亮才智不凡,但对句“终见降王走传车”则调转笔意,写诸葛亮纵使有着运筹帷幄的才能,但是后主刘禅却毫无胆识。“传车”为古代驿站的专用车辆,此处写刘禅坐传车,可见讽刺之意。“徒令”与“终见”两虚词前后呼应,流露出诗人对诸葛亮徒有才智然不遇明主的惋惜之情。
 
“管乐有才真不忝,关张无命欲何如”句中,“管”即三国时齐国名相管仲,“乐”为战国时期燕国的名将乐毅。他们都是历史上具有极高政治军事才能的人。《三国志·诸葛亮传》记载诸葛亮:“每自比于管仲、乐毅。”
 
此联“管乐”为虚,实指诸葛亮。诗人认为,诸葛亮虽然拥有管仲和乐毅那样的才能,但是名将关羽、张飞早逝,无人辅佐,在无明主的情况下,他难以久继。李商隐造句时古今相对,虚实相应,语意浩然,无穷感慨寄予其中。
 
成都城南的锦里建有武侯祠,祀诸葛亮,李商隐曾前往此武侯祠拜谒。尾联提到诗人当年经过武侯祠时,吟诵诸葛亮的《梁父吟》,深为其遭遇感到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