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

凄凉宝剑篇,羁泊欲穷年。
黄叶仍风雨,青楼自管弦。
新知遭薄俗,旧好隔良缘。
心断新丰酒,销愁又几千。

【评诗】
 
三四语极自在。诗以不做为佳。中、晚刻核之极,有翻入自然者,然未易多摘耳。
凄凉羁泊,以得意人相形,愈益难堪。风雨自风雨,管弦自管弦,宜愁人之肠断也。夫新知既日薄,而旧好且终睽,此时虽十千买酒,也消此愁不得,遑论新丰价值哉!


【解读】
 
此诗以“风雨”为题,一是表现诗人晚年漂泊异乡的凄苦,二是象征诗人所处的压抑冷酷的社会氛围。诗中首尾两句引用了郭震、马周的典故来反衬自身的落魄。本诗可看作李商隐为自己沦落漂泊、壮志难酬而写下的一首愤慨激昂的悲歌。
 
首句“凄凉宝剑篇”中的“宝剑篇”指唐将郭震在武则天召见索文时呈上的《宝剑篇》。“凄凉”二字是诗人反观自身,对比郭震因《宝剑篇》而深受重用,自己是如此地落魄潦倒。次句“羁泊欲穷年”继续抒发凄凉之感:这羁旅难安的漂泊生涯几乎没有止境。尽管诗人也怀着同郭震一般的雄才伟略和报国热情,却只能将这怀才不遇的抑郁寄情于诗中。
 
颔联“黄叶仍风雨,青楼自管弦”,通过社会现实的对比来抒发自己在风雨凄迷中的人生感受。这两句用含而不露的手法写出青楼显贵兀自享乐无视人间疾苦的恣意妄为,而诗人却只能继续苦者自苦地不平。
 
羁旅生涯如此愁苦,唯有友情来疗慰诗人。颈联引出对“新知”“旧好”的思念。然而新交的朋友却遭到俗世的非议,以前的旧交也和自己愈发疏远。两句中的“遭”和“隔”既是在写诗人的孤独困苦,也包含了诗人对世俗的不满。
 
尾联中以问句结尾,对比马周际遇,诗人的痛苦茫然郁积到无以排遣,斗酒几千又有何用。层层推进,把诗人的苦闷和抑郁抒发到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