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生

宣室求贤访逐臣,贾生才调更无伦。
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

【评诗】
 
逐臣指贾生,因贾生曾出为长沙王太傅。“访逐臣”见得求贤之切,竭力为贾生一扬。二句“才调无伦”,暗用文帝赞贾生语,又是一扬。三句“可怜”一转,是一抑,四句“不问”又是一抑。扬贾生,即所以抑汉文,其讽刺之意自明。


【解读】
 
李商隐在这首诗中吟咏当年汉孝文帝召见贾生之事,极具讽刺意味。诗人托古讽今,自叹其身世飘零,怀才不遇,感慨深沉。
 
首句写贾谊自长沙被召回,在宣室殿与汉文帝夜话的场景。贾谊素负才名,是著名的政论家,有着高明的政治主张,却一生抑郁不得志,最终被贬长沙,因此诗人称其为“逐臣”。宣室指汉代未央宫前殿的正室。文帝屈尊纡贵,在宣室殿召见他。这里,诗人对汉文帝大加赞扬,“访逐臣”更是赞其野无遗贤的决心。汉文帝态度虔诚谦恭,求贤若渴之心跃然纸上。
 
次句极力推崇贾谊,说他的才华在所有贤臣中最为出众。“更无伦”写其盖世奇才,无可比拟。诗歌情绪层层递进,富于节奏感,咏叹意味流露无余。
 
第三句“夜半虚前席”,承接上文的“宣室求贤”。前文中,诗人将文帝虚怀若谷、迫切渴求贤才的心情传达出来,但此处“可怜”二字却制造了戏剧性的转折。诗人哀叹文帝这般用心良苦,遍访贤臣,只是徒劳之举。此时诗人隐而未发,在这里先给文帝留有余地,讽刺意味并未全然表露,同时也给读者留下悬念。
 
第四句“不问苍生问鬼神”揭开了这次夜谈的神秘面纱,以平静的语调道出夜谈的内容。君王此次访贤,没有胸怀家国天下,也不关心百姓苍生,他要问的是“鬼神”这些虚无缥缈之事。求贤心切、虚心求教,秉烛夜话,却问了这样一个毫无现实意义的问题。这对贤臣来讲,是悲哀,更是比贬谪更让人难以承受的侮辱。诗人论而不断,也不点破自己的立场,但是“问”与“不问”的对比,表达了诗人的愤怒与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