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评诗】
 
义山晚唐佳手,佳莫佳于此矣。意致迷主,在可解不可解之间,于初盛诸家中未曾有。三楚精神,笔端独得。
我们就诗论诗,大概近于悼亡为是。至于以“锦瑟”为题,则古人往往有取首句二字为题者很多,并不足怪。


【注释】
 
庄生:庄周。
 
望帝:相传蜀帝杜宇,号望帝,死后其魂化为子规,即杜鹃鸟。
 
珠有泪:传说南海中有鲛人,其眼能泣珠。
 
【解读】
 
这首《锦瑟》是李商隐的代表作,同是也最为难解。金人元好问在《论诗绝句三十首》中就曾说此诗是“一篇锦瑟解人难。
 
”全诗以“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作为总起。“华年”与“锦瑟”相应,听着锦瑟的繁复琴音,不禁怅然往昔“华年”已逝,唯有思忆而不可言说。
 
颔联寄情于物,将“晓梦”“春心”之情借“蝴蝶”“杜鹃”之物来表现,抒发了诗人在孤独凄凉中对往事的追忆。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意为:沧海中的珍珠只有在月明疏朗之夜,才能流下晶莹涕泪;蓝田里的美玉只有在旭日回暖之时,才会飘生如梦烟霞。这两句,诗人以物比人,升华了全诗主题。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与首联的“思年华”呼应,收拢全篇。追忆过去,尽管自己以一颗浸满血泪的真诚之心,去追求美好的人生理想,但如玉的岁月、如珠的年华却等闲而过:恋人生离、爱妻死别、盛年已逝、抱负难展、功业未建,幡然醒悟之日已风光不再。寥寥数语中,含情婉曲,表达出内心的愁苦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