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思

客去波平槛,蝉休露满枝。
永怀当此节,倚立自移时。
北斗兼春远,南陵寓使迟。
天涯占梦数,疑误有新知。

【评诗】
 
首二句为“凉”,下六句“思”。(末联)妄想遇合之意。
本诗起首二句即对,前人指颔联不对,谓为“偷春蜂腰格”,如梅花偷春而先开也。其实细按颔联,亦何尝不对,而且此种对偶比较流利自然得多。


【注释】
 
槛:栅栏。
 
蝉休:蝉停止了叫声,指夜深了。
 
移时:季节交替。
 
北斗:北斗星在屹立天极,众星环拱,因此古人常常以其比喻君主,这里喻指皇帝居住的长安。
 
南陵:今安徽省芜湖市南陵县,唐时属宣州。
 
占梦数:占卜梦境多次。数,指次数多。
 
【解读】
 
初秋的夜晚,李商隐触景生情,写下这首浸透着愁绪和怀人之绪的《凉思》。
 
诗人在首联中回忆了当时送人离去的景象。小池中的一泓秋水烂漫,已涨平了栏槛,池边树上的秋蝉也忽然变得沉默,只看见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露珠挂满了枝头。友人趁着秋色凄迷,告别了这里,走向远方。
 
颔联中诗人陷入了沉思。永怀即永久的思念。诗人的思念延绵不绝,在这微凉的秋夜正好用来派遣心中的悲愁。他久久徜徉在这水边亭台上,望着远方,思绪万千,铺天盖地的愁思弥漫字里行间,增添悲凉情味。
 
颈联为所思的内容。友人滞留北方已有两年,归期渺茫;而李商隐身在这里,久等友人不至,只能将一厢思情寄托于尺素之间,交托给去往南陵的人帮忙传信,谁知信使却久久没有带回他所期待的消息。两人如今天各一方,又杳无音讯,诗人难免哀伤。
 
尾联紧承前文的孤苦意境,写诗人感到自己就如缥缈孤鸿,茕茕孑立,伶仃无告。因此,他常常占卜自己的梦境,希望依靠如此虚无的事情给自己带来一丝安慰。有时诗人自己又会胡思乱想,怀疑友人结识了新朋友而忘记了自己这位旧交。这些复杂的心绪,都是诗人孤苦凄凉的真实内心反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