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

高阁客竟去,小园花乱飞。
参差连曲陌,迢递送斜晖。
肠断未忍扫,眼穿仍欲归。
芳心向春尽,所得是沾衣。

【评诗】
 
这是专咏落花的诗,一片伤春之感,委曲动人。花因春尽而落,我心亦因花落而尽,那得不泪下沾衣。是春花两收的结法。


【注释】
 
参差:飘落的花瓣在空中恣肆飞舞,错落不齐。
 
芳心:指花,也指自己看花的心意。
 
沾衣:沾人衣裾,暗指伤心流泪。
 
【解读】
 
这首小诗写于会昌六年(846),当时李商隐受党争牵连,只能闲居在家。诗人作此诗,借物抒怀,感伤身世,无尽悲凉,流露出诗人满腹的幽恨怨愤之情。
 
首句直接写落花。园中早已落英缤纷,但是由于诗人有客来访,因此无暇顾及这些细微的变化。直到客人走后,人去楼空,这里重归寂静,他才看到残花已经铺满花园。诗人送客离去,已有惆怅之感,又看到这满园残花,顿生同病相怜的情愫。
 
颔联在诗意上紧承上联,从不同的角度描绘了落花的种种情态。上句写飘落的花瓣在空中恣肆飞舞,铺满园中屈曲蜿蜒的小路。下句写花瓣飘落是绵绵不绝,仿佛没有休止。“斜晖”二字勾起了诗人心中不安的情绪。整个画面笼罩在低沉阴暗的画面中,表现出诗人的情绪颇为低落和伤感。
 
颈联是诗人内心情感的宣泄。断肠人每逢花落更添哀愁,自然倍觉伤情。“眼穿”二字传神地写出了诗人惜花护花的痴情和执着。
 
尾联一语双关,花朵穷其一生装点春天,时间却不曾挽留它,只能凋零飘落,好不凄凉。而诗人一生壮志凌云,却屡屡受挫,报国无门,正如这残花一样,将一生奉献给朝廷,而朝廷却不珍惜他,此时他只感觉愁苦失望,故黯然慨叹。
 
李商隐将身世遭际不着痕迹地结合在这首惜花之诗里,摒弃了前人落花诗或单纯的怜花惜花,或抒发及时行乐感慨的传统,不落前人窠臼,另辟蹊径。整首诗基调低回凄凉、哀怨动人,抒发了诗人的无限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