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宫

紫泉宫殿锁烟霞,欲取芜城作帝家。
玉玺不缘归日角,锦帆应是到天涯。
于今腐草无萤火,终古垂杨有暮鸦。
地下若逢陈后主,岂宜重问后庭花。

【评诗】
 
“日角”、“天涯”巧。
此篇句句用故实,风格何在?况又俗,且用小说语,非古作者法律。初联、结语亦俗,大抵晚唐起结少有好语。


【注释】
 
紫泉:即紫渊,因唐高祖名李渊,为避讳而改。
 
芜城:即广陵,今扬州。
 
【解读】
 
作者游江淮时,目睹南朝和隋宫故址,有感而发,遂作《隋宫》二首。这一首,作者鞭挞讽刺隋炀帝奢靡无度,为了出游享乐,大肆开凿运河,修建行宫,劳民伤财,使得隋朝走上了灭亡之路,成为了与陈后主一样的亡国之君。作者讽古是为了喻今,将隋炀帝作为反面教材,来告诫晚唐的统治者,腐败荒淫的结局,就是和隋朝一样,终将使得唐朝走上覆亡之路。
 
首联中,作者以紫泉代喻长安。隋炀帝开凿大运河,带领大批宫女侍卫,从长安南下直达扬州游赏作乐,将长安的宫殿丢在脑后,好像是要久住扬州,重新定都似的。
 
颔联的意思是如果政权没有落到李渊手中,隋炀帝的游船恐怕不只是开到扬州,而是会开到更远的地方,进一步表达了隋炀帝的荒淫无度。
 
颈联是描述隋朝灭亡之后,隋宫呈现出的荒凉景象:隋炀帝喜欢夜游,曾命人捕捉大量萤火虫,在夜晚放出,照亮整个山谷,在扬州时,也曾这样夜游过。但是现在扬州的隋宫废弃后,废墟上只有腐草,而没有萤火虫。隋炀帝游扬州时,鼓乐震天,灯火辉煌,乌鸦自然不敢在江边的杨树上栖息。而隋朝灭亡后,乌鸦便飞回了树上。
 
尾联中,作者进一步讽刺隋炀帝,如果隋炀帝死后在阴曹地府遇到陈后主,会不会仍旧继续自己的荒唐,和同样荒淫无度的陈后主讨论那曲《后庭花》。陈后主是南北朝陈国著名的昏庸国主,作者将其引入文中,更具有讽刺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