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有

为有云屏无限娇,凤城寒尽怕春宵。
无端嫁得金龟婿,辜负香衾事早朝。

【评诗】
 
此作细意体贴之词。“无端”二字下得妙,其不言之意应如此。
此与“悔教夫婿觅封侯”同意,而用意较尖刻。


【注释】
 
云屏:房间里有云形彩绘的屏风。
 
无端:不料。
 
【解读】
 
此诗为深富韵味的闺怨诗,虽写的是夫妻床席之间的娇嗔缱绻却难抛沉重寄慨。
 
一、二句从丈夫的角度把闺怨的源头缓缓道出,引人入胜。“为有”即因为有,“云屏”即房间里有云形彩绘的屏风,表明这是一个富贵家庭,家中的摆设华丽,即便是富贵人家也难免有烦心事。诗中不直接描写娇妻,却以“无限娇”三个字来点出隐含的娇妻,不着一字,韵味无穷。京城的冬天已经过去,春寒也渐渐退尽。在这样的清晨,年轻的夫妇本应该还温存缱绻在被窝里。但是诗中以一“怕”使波澜顿生,文情迭起。第二句不但没有引出第一句中的果,反倒使疑问更增一层,让人追问“怕春宵”的原因,勾起读者的好奇心。
 
三、四句再以娇小妇人的口吻道出最后的答案。“无端”为没有任何缘由;“金龟婿”即是用来代指做官的丈夫。娇妻在丈夫耳边轻轻抱怨着,只因为当初没缘由地嫁了个官宦人家的丈夫。他天蒙蒙亮就要起身去早朝,留下自己孤身一人,才会落得现在的闺怨。妻子以娇嗔的语气道出后悔与埋怨,这是他们“怕春宵”的原因。末句的“辜负”,既是妻子埋怨丈夫,又仿佛是丈夫的自责,对新婚的妻子有着无限内疚之情,却是万般无奈。
 
整首诗语浅情深,以春情带出春怨,此处与王昌龄的“悔教夫婿觅封侯”有相同意旨,都是以娇妻责备丈夫的口吻道出春怨。在诗人看来,人生的愿望与现实常常相悖,不如意事十有八九,种种感伤与困惑充满字里行间,虽是春怨,却难掩诗人对自己身世之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