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二首

(其一)
凤尾香罗薄几重,碧文圆顶夜深缝。
扇裁月魄羞难掩,车走雷声语未通。
曾是寂寥金烬暗,断无消息石榴红。
斑骓只系垂杨岸,何处西南待好风。
 
(其二)
 
重帏深下莫愁堂,卧后清宵细细长。
神女生涯原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
风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谁教桂叶香。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评诗】
 
艳情别调。
这二首诗,第一首写路遇情人别有所爱,是记恨之作。第二首是归后大彻大悟,是忏情之作。但就文字讲,这两首诗能曲折传出失恋的痛苦而已。


【注释】
 
凤尾香罗:指织有凤纹的轻薄罗布。
 
碧文圆顶:指绘有青碧花纹的圆顶罗帐。
 
【解读】
 
这两首闺怨诗都是描写女子经历了坎坷的爱情后内心的悲怨。李商隐以回忆的方式进行叙事,铺叙了女主人公的心理独白。在回忆中,女主人公的一生遭际、爱情困苦如电影般呈现在读者眼前。
 
第一首描写的是女主人公怀念心中所爱之人的场景。深夜之中,孤枕难眠的女主人公只能依靠回忆当年两人相遇的情景,聊以慰藉。抒发内心的渴望与惆怅。
 
首联写主人公深夜缝制罗帐,一个人沉浸在对美好往事的回忆中;颔联写主人公想起了与意中人的一次偶遇,对方驱车而过,行色匆匆,而自己感到害羞,只能用团扇遮面,惊鸿一瞥,并没有言语交流。颈联借景抒情,写出女主人公分别之后深沉的思念之情和内心孤苦。尾联写女主人公深情的期待。她思念情切,想着也许两人只是咫尺天涯,无缘相见罢了,可能意中人正在杨柳岸边系马,但愿这时有一阵长风吹过,能将自己吹送到对方身边。
 
第二首诗表现的是女主人不愿放弃,仍然坚定的追求爱情与幸福的态度。同第一首相比,第二首诗以女主人公的人生遭际为主体。
 
首联通过孤寂长夜的氛围塑造,渲染了女主人公内心的幽怨悲哀。颔联描写辗转难眠的女主人公无奈之下,对自己爱情经历的回忆。颈联连用两个比喻,隐晦地道出女主人公所处的逆境,既受恶势力的欺凌又无处寻求帮助。尾联是女主人公饱受痛苦折磨后的最后诉求。在如此绝望的情况下,仍然守着这份相思,可见女主人公对爱情的诚挚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