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
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

【评诗】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乃是具文见意之法。起联以引下文而虚做者,常道也。起联若实,次联反虚,是为定法。
无题是无可命题,盖意中不可明言,常托无题以寄意。


【解读】
 
这首恋情诗作于唐文宗开成四年(839)。诗人在诗中追忆前夜在宴席上见到的意中人,分离的惆怅哀伤流露诗中。
 
首联借景抒情,通过对今宵宴会席上的种种情节,触发了诗人的回忆。他绕开了直叙昨夜相遇一见钟情的情景的普通笔法,而是通过渲染铺垫,自然而然地引出对昨夜相逢的回忆。
 
颔联接续首联的文意,表达相思。“身无”与“心有”二词构成一组巧妙的对比,一进一退间互相照应,使诗歌的节奏变得跌宕起伏,同时体现了诗人既喜悦又怅惘的心绪。
 
颈联从思念之情写到了对当时宴会情形的回忆。这一联的场景描写,反衬了他孤寂忧郁的情怀。昨夜席间,欢声笑语一派欢乐景象,觥筹之间,笑语欢歌。赴宴的人们玩着藏钩射覆的游戏。环境的铺叙,为下文无奈各自分散的凄凉作好了铺垫。
 
尾联继续颈联的描写,摹写宴会散后诗人只能离开意中人后的落寞与悲哀,是对离散赴任的慨叹。昨夜宴乐欢愉,持续通宵。桂堂内的宫商之音还未落下,楼外的钟鼓之声就已经响起,催促诗人去秘书省应差。诗人认为自己的人生只是一丛蓬草,随风摆布身不由己。想到自己这一走,与意中人后会无期,因此他的心中满布愁绪,相思之情溢于言表。结尾两句在绮丽流动的风格中有着沉郁悲慨的自伤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