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二首(其二)

飒飒东风细雨来,芙蓉塘外有轻雷。
金蟾啮锁烧香入,玉虎牵丝汲井回。
贾氏窥帘韩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评诗】
 
本诗是回忆前情,起首从眼前景说起,颔联以用物为譬,意谓金蟾虽坚,香烧犹可啮入,井虽深,丝索亦可汲引,我何以无隙可乘,终成遗恨。颈联以故事作喻,当初贾氏窥帘,幸而缘合,而今宓妃留枕,终属梦想。其间遇合离敞,那得不令人相思,结联又作慰藉之语,莫再相思,尤觉相思之苦。


【解读】
 
“一寸相思一寸灰”,令这首诗成千古名篇。“相思成灰”成为后世比喻爱情中相思的象征。本诗描述的是深闺女子向往爱情,却又不可得的哀怨。
 
首联以景物的描写来渲染气氛:此时此刻,天空吹着飒飒东风,下着绵绵细雨,荷塘外响起阵阵轻雷。这样的景致看似平常,但是在爱情诗中却别有深意。东风细雨,可以看出是春日情景,春日即能代表女子春心萌动的心思,而芙蓉在古代,有象征爱情的意思。作者选取这几个意象,将诗旨引入到爱情中。
 
颔联从景致转到人:深闺中的女子,开启香炉的金蟾锁,放入香料点燃,香烟在室中缭绕升起。她摇着玉虎装饰的轱辘,拉着井索从井中打水上来。诗人用这些简单细微的动作,来衬托深闺女子的孤寂。
 
颈联中用了两个典故。前句是说,西晋大臣贾充幼女贾午爱上父亲的幕僚韩寿。贾午通过帘子偷偷看他,两人因此相恋。后句是说曹植与甄宓的爱情。曹植梦见甄宓送给他玉枕,醒来后写下名垂千古的《洛神赋》,将甄宓比作洛神。作者用这两个故事来比喻爱情的美好,表达出深闺女子对爱情的向往。
 
尾联将诗作的情感推向高潮,将之前压抑的情感宣泄:对爱情向往的心境千万不能像春天的花一样竞相开放,因为所有的相思最终都会化成灰烬。“一寸相思一寸灰”,将抽象的相思与具体的物象联系起来,用灰烬表现相思的破灭,令人唏嘘感叹,更让整首诗有了一种凄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