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雪宿芙蓉山主人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评诗】
 
细淡而不显焕,当缓缓味之。
语清调古,含无限凄楚。


【注释】
 
芙蓉山:地名,在今江苏常州。
 
白屋:贫家的住所,房顶用白茅覆盖。
 
【解读】
 
《逢雪宿芙蓉山主人》最能代表刘长卿在五言诗方面的艺术特色和成就。诗人用词炼句自然质朴,毫无人工雕琢的痕迹。
 
首句“日暮苍山远”只五字便把暮色苍茫、山高路远的情状描画地极为形象。“远”字既点明旅途之艰辛,又反映出诗人急于投宿、迫切无依的焦虑感。画面渐渐拉近,天寒地冻时,漫天风雪里,一户山里人家出现在诗人的视野里。
 
房屋简陋,只用白茅作覆盖屋顶。本已是贫家简陋的房屋,加之风雪袭击,更显凄凉。从远山到近屋,一、二两句层次鲜明。同时,“天寒”二字不仅承接上文对日暮之景的描述,同时也为下文风雪夜宿作了充分的铺垫。
 
此时,诗人已经来到了茅屋跟前,紧闭的柴门之后传来一声声狗吠。“柴门”“犬吠”都能显示出山里人家的特点。诗人所“闻”不仅仅是犬吠,我们还能想象到当时大概还有风雪的簌簌声,诗人的叩门声、呼唤声,主人的应答声、脚步声,主客的互相问询声,还有柴门轻启的嘎吱声……生动的场景宛如在眼前。
 
从冰天雪地的室外进入暖意融融的屋内,诗人没有再详细刻画后续情景,只用“风雪夜归人”作为全诗收尾,刻意留白,让人有意犹未尽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