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作

乡心新岁切,天畔独潸然。
老至居人下,春归在客先。
岭猿同旦暮,江柳共风烟。
已似长沙傅,从今又几年?

【评诗】
 
句句从“切”字说出,便觉沉著,五、六以“同”、“共”二字形容出“独”字来,甚妙。
三四乃初唐之晚唐,似从薛道衡《人日思归》诗化出。三、四二句,渐以心思相胜,非复从前堆垛之习矣。妙于巧密而浑成,故为大雅。


【注释】
 
乡心:思乡之心。
 
潸然:流泪的样子。
 
长沙傅:西汉贾谊为洛阳才子,汉文帝时召为博士,迁太中大夫,多所建树,为大臣所忌,贬为长沙王太傅。世称贾长沙、长沙傅。
 
【解读】
 
这首诗是诗人受冤被贬到潘州时的新年抒怀之作。诗人原本在富饶的苏州,突然蒙冤被贬至荒凉偏僻的潘州,心中郁闷可想而知。
 
“乡心新岁切,天畔独潸然”,起笔交代新年。王维有诗曰“每逢佳节倍思亲”,在年关上,别人都是举家团聚的日子,诗人却与亲人们相隔千里,不能团圆,这无疑加重了诗人的思乡之心。情到深处,更感悲切。“老至居人下,春归在客先”两句诗中,“老至”承接“独潸然”,“春归”承接“新岁切”,写新年伊始,天下共庆,可是诗人仍滞留炎南天畔,升迁无望,抒发了诗人的愤慨。
 
“岭猿同旦暮,江柳共风烟”二句写新年并没有给诗人带来好心情,反而让他倍感惆怅。远望,江柳岸也没有让诗人感到新意和生机,反而让他的心头蒙上了一层愁雾。于是在失落、抑郁的情绪中,诗人感慨:“已似长沙傅,从今又几年?”诗人以贾谊自况,表达了自己被贬谪之后的愤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