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夏口至鹦鹉洲望岳阳寄源中丞

汀洲无浪复无烟,楚客相思益渺然。
汉口夕阳斜渡鸟,洞庭秋水远连天。
孤城背岭寒吹角,独树临江夜泊船。
贾谊上书忧汉室,长沙谪去古今怜。

【评诗】
 
水波不兴而怀人独切者,飞鸟角声感之也。
直说浅露。右丞则云:长沙不久留才子,贾谊何须吊屈平。


【注释】
 
夏口:在长江南岸,今属湖北武汉。
 
源中丞:源休,曾任御史中丞,后流贬溱州。
 
楚客:诗人自指。
 
【解读】
 
这首诗写于诗人遭贬谪后上任的途中,触景伤怀,抒发了因贬谪而产生的愁绪。
 
前六句是写景。首联写诗人由夏口到鹦鹉洲所见到的景色,因景触情,想到了被贬于洞庭湖畔的友人,通过写江上浪烟来寄托对友人的思念。颔联写诗人远眺汉口,落日斜射过来,诗人不禁想到友人所在之地洞庭湖边的景致。颈联承接上联,由远及近,从远景写到了身边的景致。尾联中将源中丞比贾谊,其实也是作者自喻,在同情友人在政治上受打击的同时,也联想到自己惨遭贬谪的境遇,心中充满了愤慨和愁思。全诗以写景为主,即景生情,抒发了诗人寂寞、凄苦、悲愤的情绪,同时也对与自己同病相怜的源中丞表示了深切的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