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夜

更深月色半人家,北斗阑干南斗斜。
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

【评诗】
 
写意深微,味之觉含毫邈然。前两句在描绘月夜的静谧方面是成功的,但它所显示的只是月夜的一般特点,如果诗人的笔仅仅停留在这一点上,诗的意境、手法便不见得有多少新鲜感。诗的高妙之处,就在于作者另辟蹊径,在三、四句展示出了一个独特提供的、很少为人写过的境界。


【解读】
 
这是刘方平著名的诗作之一,描写了月夜春色。诗题虽为“月夜”,但诗人并没有侧重描写“月”或“夜”的景色,而是用一种非常巧妙,极富新意的独特手法,着意于“春”。一般来说,诗人写春景春色,或者以桃红柳绿、燕来蝶舞、雪融河开来写春意之盛,表达喜春之情,或者以花落春逝、骤雨残阳来写春之迟暮,表达惜春之意,但刘方平却独辟蹊径,以新鲜体验,表达了春之将至的喜悦。
 
开头两句中“半”字用得极妙,形象地写出半夜时分斜月当空,地上人家一半沐浴在月光下,另一半笼罩在阴影里的情状。景致幽静但不死寂,氛围朦胧又有光影,仿佛能见月光的移动,具有流动的美感。
 
“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在一天中温度最低的半夜时分,到底是谁感知到了春之将至的温暖讯号?本已夜深人静、万籁俱寂,突然不知从何处陆续传来几声微弱虫鸣,透过绿色的窗纱,传到了诗人的耳鼓。这两句诗与前文静谧、安详的氛围保持一致,但春天到来的喜悦还是没有被完全压抑住,从字里行间渗透出来,妙趣横生。诗人不写花开,不写燕来,而从“虫声”知春至这种独特而微妙的视角,展现出诗人在选择意象、构建意境方面的独创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