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居

久为簪组束,幸此南夷谪。
闲依农圃邻,偶似山林客。
晓耕翻露草,夜榜响溪石。
来往不逢人,长歌楚天碧。

【评诗】
 
愚溪诸咏,处连蹇困厄之境,发清夷淡泊之音,不怨而怨,怨而不怨,行间言外,时或遇之。将柳宗元诗之况味一语道出。
此首分为二段,前四句为一段,首二句是述所以到这里的原因,三四句是说自己的行径。后四句为第二段,是叙早夜的行动。其中以“耕草”应“农圃”,“傍石”应“山林”,“楚天”应“南夷”。全诗都是从一“幸”字出发,结句尤其警辟。


【注释】
 
溪:指愚溪。
 
簪组:古代官员插冠的簪和系冠的带子,此指官职禄位。
 
南夷:古代对南方少数民族的称呼。
 
夜榜(péng):指夜里行船。榜,进船之意。
 
【解读】
 
此诗作于贞元初贬谪永州司马之时,柳宗元游览零陵西南,将冉氏所居的冉溪改名愚溪以自嘲,并迁居于此。这首诗写的就是诗人迁居愚溪之后的生活。
 
“久为簪组束,幸此南夷谪”,久居庙堂,身心被官事所累,诗人被贬于蛮夷之地,身心得以舒展发出了“幸”叹。被贬本是憾事,而诗人反作高兴之态。诗句故作达观,类似于陶潜“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之意。但与陶诗的直抒胸臆不同,柳诗乃是反语,以此表现自己的不满与无奈。
 
随后,诗人描写了日常闲适的生活:“闲依农圃邻,偶似山林客。晓耕翻露草,夜榜响溪石。”闲暇之时,与农圃为邻,偶尔穿行山林间,如隐逸之人。清晓,诗人下田翻耕,草尖还挂着露珠。有时乘船出游傍晚归来,船儿停泊靠岸时,将岸边的溪石撞得“砰砰”作响。
 
“来往不逢人,长歌楚天碧”,诗人往来于山泽间,独自一人在辽阔的碧天之下,长啸抒怀。“来往不逢人”,甚至连渔樵之人都不可见,蕴含愤愤不平之气,表达了诗人孤寂愤懑的心情。而此处的“长啸”与“登东皋以舒啸”中的“舒啸”大不相同。柳诗中的长啸,是诗人为了宣泄心中寂寞抑郁之情,不像陶潜文中蕴含着豁达舒愉的心境。
 
本诗字面看来豁达闲适,实则以反语发泄心中的郁郁不平之气,这是此五言古诗的显著特点。诗人强颜欢笑,暗藏的是仕途失意的无奈与孤独无望的苦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