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曲

嫁得瞿塘贾,朝朝误妾期。
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

【评诗】
 
荒唐之想,写怨情却真切。
不知如何落想,得此急切情至语。乃知《郑风》“子不我思,岂无他人”是怨怅之极词也。


【注释】
 
贾:商人。
 
潮有信:潮水按照规律涨落,故称“有信”。
 
【解读】
 
唐代商业发达,商品流通各地,从事商品运输贩卖的商人日益增多,而商人之妻独守空闺的现象也就日渐平常,这样的社会问题反映在文学作品中,成为闺怨诗。唐代文人诗有很多涉及商人妇的诗歌,如白居易《琵琶行》就有“老大嫁作商人妇”“商人重利轻离别”等句,直接抒写商人妇闺怨的诗歌亦不乏其类。
 
李益的这首《江南曲》即是其中之一,但因以乐府诗题写出,又具有一番民歌风味。全诗语调明快,以白描手法刻画女主人公的心迹。
 
“嫁得瞿塘贾,朝朝误妾期”,诗人以女主人公的视角开篇,朴实直接。嫁给一个在瞿塘江上往来的商人,朝朝失信,不守期约。“朝朝”表达了商妇对商人重利轻别的埋怨。“误”字刻画了商人不守信诺,也表达了女主人公的失望之情。此句一出,一个年轻口快的商人新妇的形象便如立目前,其抱怨之声仿在耳边。
 
“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写完少妇的抱怨之后,诗人以“潮有信”将商人经常失信的情状反衬出,委婉表达了少妇的怨望之情,使诗歌更添妙趣。“早知”二字,将少妇恨恨之情,伤心之态,表达得淋漓尽致,一个被丈夫的失约弄得恼恨交加、赌气伤情的少妇形象宛在眼前。
 
整首诗都以商人妇的视角写出,前两句以少妇之口说出,语句平实,三、四两句以少妇之心想出,想象奇特。全诗至情至性,大有民歌意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