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故人庄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评诗】
 
实境实情,次第写来,面面都到,末句“就”字妙,谓不邀自就,则主人情生,自在言外。
真孟浩然不是将诗紧紧地筑在一联或一句里,而是将他冲淡了,平均地分散在全篇中,淡到看不见诗了,才是真正孟浩然的诗。


【注释】
 
具:准备,置办。
 
鸡黍(shǔ):指烧鸡和黄米饭。黍,黄米饭。
 
斜(xiá):向远方延伸,连绵不绝。
 
把酒:拿起酒杯。把,端着拿起。
 
就菊花:指古俗重阳日饮菊花酒。
 
【解读】
 
《过故人庄》是一首脍炙人口的田园诗,是孟浩然的代表作之一。诗歌通过描写一个普通的农庄中的农家宴请,表达了诗人宁静淡泊的情怀。
 
诗的首联“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写老朋友邀“我”到家宴饮,共叙家常。开篇自然而亲昵,既紧扣题目中的“故人”,也为下面作了铺垫。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写诗人漫步进入村中,看到的是一派清新景象。诗人由远及近,将村庄在远处青山的掩映中,被绿树环绕的景象写得栩栩如生。景物描写中传递出诗人愉快的心情。
 
正是由于“故人庄”出现在这样的自然和社会环境中,所以宾主临窗举杯,“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席间,他们谈话不是富有深意的内容,而是随意地端起酒杯,谈着眼前看到的农事。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写诗人被简单清新的农庄生活所吸引,更被故人真挚淳朴的情感深深打动。于是临行前,与主人再次相约,秋日重阳节再来一同把酒临风,共赏菊花。结尾处,尽显主客亲密融洽,但似乎余兴未尽,尚有依依不舍之情。
 
诗中在表现了农家的生活情趣的同时,也寄托了诗人自己宁静淡泊的情志。本诗自然,句句不见锤炼痕迹,却并不孤立,看似平淡如水,读罢细品却觉此诗如一帧田园风光水墨画,事、景、情相互融合,具有强烈的艺术表现力,实为孟诗中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