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中寄远上人

一丘常欲卧,三径苦无资。
北土非吾愿,东林怀我师。
黄金燃桂尽,壮志逐年衰。
日夕凉风至,闻蝉但益悲。

【评诗】
 
吾评孟浩然诗,非不经思,只是吐出。
“黄金燃桂尽”,终伤气。结句好。


【注释】
 
远上人:法名为远的和尚。上人,对大德僧人的敬称。
 
一丘:指小山,小山于宁静的山野之中,即为隐居之地。
 
三径:指的是归隐所居住的田园,也就是诗人来到长安之前在襄阳隐居的园庐。
 
北土:与题目中的“秦中”指的都是唐朝的帝都长安。
 
【解读】
 
这是一首直抒胸臆的抒情诗,诗中从正反两个角度写出了诗人欲归隐山林的人生理想和求仕不遂的失望心情。
 
“一丘常欲卧,三径苦无资”,这两句的意思是:我愿醉卧在林泉中的小山,想回到从前隐居的园林,但是苦于没有钱了。首联中,“一丘”与“三径”相对举,正面表达了诗人想要归隐山林田园的欲望,也提出了困苦窘迫的现状——没有钱回家,并为下面抒发的悲凉心境埋下了伏笔。
 
“北土非吾愿,东林怀我师”,这是两句工整的对偶。意思是:居北方帝都求仕并不是我的心愿,我怀念的是东林寺声名远播的高僧。这两句从正反两个角度突出了诗人不想做官,追求隐逸生活的思想。
 
“黄金燃桂尽,壮志逐年衰”,这两句进一步写到自己在长安生活潦倒的困境和沮丧的心情。长安的生活花费很高,胸中的凌云壮志已经随着年华老去而渐渐衰退。
 
最后两句,写“凉风”和蝉鸣,紧扣题目中的“秋”字。北方秋季的时令特征就是早晨和夜晚比较冷,因而诗人说夕阳落下天色已晚,凉风吹来,顿觉萧瑟悲凉;更何况寒蝉在外面鸣叫,更添胸中悲怨。再联想到诗人,仕途失意,归家无资,旅途艰难,心中“益悲”。最后诗人以一“悲”字结尾,再一次敲定了全诗悲凉、失意的格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