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桐庐江寄广陵旧游

山暝听猿愁,沧江急夜流。
风鸣两岸叶,月照一孤舟。
建德非吾土,维扬忆旧游。
还将两行泪,遥寄海西头。

【评诗】
 
“风鸣”二句旅况寥落,情景如绘。
孤舟夜泊,风景寂寥,因客路艰难,而忆旧游,是于无聊中作情话也。


【注释】
 
桐庐江:即桐江,在今浙江省桐庐县境内。
 
广陵:和诗文中的“维扬”一样,都是扬州的旧称。
 
维扬:即扬州。《尚书·禹贡》:“淮海惟扬州”,惟通维,因称扬州为维扬。
 
【解读】
 
这是一首游中寄友诗,是诗人南游江淮,夜宿桐庐江时而作。诗人由景语起,夜宿时遥想在扬州的故友,全诗蕴含着深深的孤独感。
 
首联奠定了全诗的基调。诗人仕途失意,身是羁旅之客,又于昏暗的山色中听到哀嚎的猿声,于是愁绪倍增。“急”字给人时不我待,青春已逝之感。第二联对偶工整。晚风吹叶,是动态景象;月照江中小舟,是静态的景象,一动一静相得益彰,意境更加安谧幽寂。
 
诗的后半部分是抒情,在景致的铺陈之后,胸中压抑的感情仿佛喷薄而出;建德的风光虽然也很秀美,却并不是我的故土,在这里我没有旧日相识,所以我十分怀念远在扬州的故交老友。于是诗人希望凭着沧江的急流,将自己的两行孤泪汇入江水之中,遥寄给在大海西边扬州的旧友。
 
其时的孟浩然,并非只因思乡念友而潸然落泪,也因长安应试失败,为排遣苦闷而出游吴越。但诗人只将这种复杂感情说成思乡怀友,点到为止,并不刻意深挖。那淡淡的思念与忧伤在诗人的笔下,韵味悠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