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业师山房待丁大不至

夕阳度西岭,群壑倏已暝。
松月生夜凉,风泉满清听。
樵人归欲尽,烟鸟栖初定。
之子期宿来,孤琴候萝径。

【评诗】
 
此诗愈淡愈浓,景物满眼,而清淡之趣更浮动,非寂寞者。
开首就写傍晚,是顾到题目的“宿”字。“松月”、“风泉”是写在将晚时所见所闻的风景。再用“归樵”、“栖鸟”,时间又进一层,并以陪衬丁大。用一“欲”字,犹有未尽归意,还是希望他能如期而来,结果还是相信他“期宿来”,所以仍旧抱琴去等。不明言不来,而不来的意思已写得十分透澈了。


【注释】
 
业师:指法名业的僧人,“师”是对僧人的尊称。
 
丁大:当为丁风,即诗人的友人,排行老大,故称“丁大”。
 
满清听:满耳都是清脆的响声。
 
【解读】
 
平凡之中见真奇是孟浩然诗歌的主要风格,此诗即为这方面的佳作之一。本诗描写了诗人在僧人业师的僧房中等待友人丁大,久等未至的事情。诗中所写之事虽平凡,然而笔墨所到处,却诗画结合,韵味非凡。
 
诗歌前四句描绘了山寺周围绝美的自然景观。夕阳西下,山谷渐渐暗淡下来。明月升起,照在松间,夜色微凉,阵阵清风。山涧里泉水潺潺,发出叮叮咚咚的清越之声。诗人渲染出业师山房周围清幽的环境,点明了时间的流逝,也表达出诗人此刻的闲适的心境和孤单的心绪。
 
“樵人归欲尽,烟鸟栖初定”,承接前四句的静景描写,转而到对动景的描写,外出砍柴之人已经悉数归家,暮色之中的倦鸟也都已归巢。到此,诗人仅仅对景物做了细致的描写,丝毫未提到诗人候友,但已为末句中的点题埋下了伏笔。
 
尾句“之子期宿来,孤琴候萝径”点明诗旨,生动地刻画出诗人“孤琴候萝径”的孤寂场面。明明已经约好夜宿山房,然而丁大良久未至,诗人心中不禁怅然,只能携琴于松萝小径之中端坐,抚琴等候。这两句表现了诗人渴望与友人相见的心情,以及友人良久未至的惆怅,传达出诗人淡泊中略带焦急的心绪,也渲染出幽深寂寥的山中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