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诸子登岘山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
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
水落鱼梁浅,天寒梦泽深。
羊公碑尚在,读罢泪沾襟。

【评诗】
 
从静悟中得之,故语淡而味终不薄。
前四句流水对法,一气滚出,遂为最上乘。意到气足,自然浑成,爱句摹拟不得。


【注释】
 
鱼梁:是沙洲名,在襄阳鹿门山的沔水中,汉代庞德公隐居于此。
 
梦泽:指云梦泽,即今江汉平原。
 
【解读】
 
这首登临吊古的诗,是作者与朋友一起登岘山见羊公碑的感怀之作。诗中除了缅怀古人之外,还包含着对今时的叹谓,以及诗人对身世遭际的感慨,凭古抒怀,情感深沉。
 
首联即诉说一个平凡的真理:古往今来,大自然中春夏秋冬四季变换,朝代更迭,家世兴衰,甚至一个人的生老病死,人世间的一切变化就像新陈代谢一样,随着时间的流逝发生着改变。
 
颔联紧承首联,点出登临吊古的主题,呼应诗题。颈联写诗人登临岘首山所看到的景色:因为“水落”,鱼梁洲更多地呈露出水面,所以说“浅”;“深”形容云梦泽一望无际,辽阔深远。由于天气寒冷,水上一片云蒸霞蔚,一派萧条,这样的景色烘托了诗人内心的哀伤,为下面的抒情积蓄情势。
 
尾联抒发感慨。一个“尚”字,表现出作者对羊公的爱戴与尊敬之情。诗人联想到四百多年前的羊祜,经历百代之后仍被人敬仰。羊公碑矗立在此,仍提醒着今人他为人们所作出的贡献。而自己至今仍无所作为,死后恐怕也只能被淹没在滚滚历史洪流中,没有人再记得了吧?想到这里,诗人不免热泪落下,沾湿衣襟。
 
诗以哲理开篇,以悲情结束,在凭吊古迹的同时感怀今日自己的身世,情景交融,意味深远,读来让人不禁感同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