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寒有怀

木落雁南渡,北风江上寒。
我家襄水曲,遥隔楚云端。
乡泪客中尽,孤帆天际看。
迷津欲有问,平海夕漫漫。

【评诗】
 
五六句言久在客中,望江上片帆,远入天际,是我还乡之路。与温飞卿之“过尽千帆皆不是,斜辉脉脉水悠悠”相似。同是临江怅望,一则羡他人之归帆,一则望来舟而不至也。
结联写黄昏江水浩淼漫瀚,方向莫辨,暗用《论语·微子》中孔子使子路问津的典故,表现仕途茫渺,无由问津的忧伤。但作者以写景出之,所以来得蕴藉,有惆怅绵绵不尽的韵味。


【注释】
 
襄水:即襄河,因诗人的家在襄阳,这里指代诗人的家乡。
 
楚云:襄阳古属楚国。遥望家乡,被云阻隔,故称楚云。
 
【解读】
 
长安求仕失败后,孟浩然游吴越,这首抒情诗当作于这一时期。诗题中“早寒”二字点出作诗的时间是秋天向冬天过渡的时期。
 
首联以景物起兴,诗人选取落叶、大雁这两种典型的秋季景物,点出了题目中的“早寒”。本联前句暗含着落叶归根,游子返家之意。诗人看到叶落归根,北雁南渡,想到自己离家千里,不免添了几分乡愁。后句诗人写到临江迎风更觉得寒冷,以北风来渲染心中悲凄。
 
颔联承接上文,明写襄水,实际上含蓄地表达了诗人的思乡之情。“遥隔”二字露尽思乡之意,说明诗人离家遥远,两地相隔暂时不能回家,只能远望家乡徒余思念。
 
颈联过渡到情感的抒发。“乡泪”句写身在异乡客地不知流了多少思乡的泪水,几欲流尽。“孤帆”一句是虚写,是诗人想象着家人站在岸边苦苦地盼着自己乘着小船回到家乡。这一句虚写变换了抒情的角度,将思念家乡和亲人的感情一泻无余。
 
“迷津欲有问”用了《论语·微子》中“无人问津”的典故。孔子曾让子路向长沮、桀溺两位隐士问路。长沮、桀溺不但不指路,反而讥讽孔子四处奔走,以求见用,这正是隐居和出仕之间的矛盾。这个典故与诗人的经历颇为相似。诗人本在襄阳隐居,但后来出仕长安,不料求仕失败。而他游历东南正是为了排遣落第的抑郁。对于隐居的诗人来说,从襄阳来到长安本就将自己放在了对立的矛盾之中,而求仕不成又扰乱了原本平静隐逸的心,使他更加愁肠百结,胸中积郁难以言说。诗歌的最后,诗人心中的矛盾并没有解决,思乡之情也难以排遣。“平海夕漫漫”,借苍茫的暮色下江水迷蒙之景,以喻诗人的迷茫不知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