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泛若耶溪

幽意无断绝,此去随所偶。
晚风吹行舟,花路入溪口。
际夜转西壑,隔山望南斗。
潭烟飞溶溶,林月低向后。
生事且弥漫,愿为持竿叟。

【评诗】
 
妙语浮出,如不经心乎者。
此诗题目虽是春泛,而所咏不是日间,却是夜里。所以“晚”字是全诗的主题。同时以“吹行舟”切“泛”字,“花路”切“春”字。以“南斗”切若耶溪,因越分野应南斗(《越绝书》)。中间四句是正写“泛”字,见得夜景如画。末二句以感慨作结,所谓即景生情,而仍以“持竿”切溪水。用字非常严密。


【注释】
 
若耶溪:在今浙江省绍兴市东南若耶山下,向北流入运河。传说这里是西施浣纱的地方,溪水清澈宛若明镜,景色如画,十分幽美。唐时多隐者。
 
南斗:二十八宿中的斗宿,与北斗星相对,因在南方,称南斗。
 
且弥漫:犹言多弥漫。弥漫本指水势广大无际,引申为生事不可捉摸。
 
【解读】
 
这首五言古体诗是诗人游江淮时所作。诗歌景物清新,意境悠远,极富诗情画意,是綦毋潜山水诗的代表作。全诗描述诗人春夜泛舟若耶溪的所见所感,寄托了闲适隐逸、随遇而安的情怀。
 
首联“幽意无断绝,此去随所偶”中,“幽意”二字为全诗的主旨,意思是幽闲的情趣,“随所偶”是诗人春日泛舟于会稽若耶溪时的心境。“晚风吹行舟,花路入溪口”中,诗人用“晚风”点出时间为春天的傍晚,“花”字也紧扣题中的“春”;“际夜转西壑,隔山望南斗”,这两句用简练的笔墨写出了诗人乘坐的小舟在溪水中千回百转的动态情景,也展现了诗人在心旷神怡之时远望南斗的情态;“潭烟飞溶溶,林月低向后”,“飞”写出了夜雾的漂浮之感,也点出了这是船在行驶中诗人欣赏到的景色。最后两句,“生事且弥漫,愿为持竿叟”,表明诗人愿远离红尘俗世,垂钓终老。“弥漫”二字紧承上句中对雾色的描写。
 
全诗紧扣题目,诗人紧紧抓住“泛”字,写一叶扁舟随晚风溪水曲折前进中所见之景。动静结合,塑造了一个幽静悠远的艺术境界,以景入情,给人轻松惬意的美感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