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台体

昨夜裙带解,今朝蟢子飞。
铅华不可弃,莫是藁砧归?

【评诗】
 
极似儿女家常卜兆之语,末句本即接前二句,但此诗二十字宜一气急道,方象惊喜自疑之意。插“铅华”句在中,自是口角。
风思极佳,意外意。


【注释】
 
玉台体:南朝徐陵曾编《玉台新咏》十卷,选梁代以前的艳情诗作,被称为玉台体。权德舆以此题创作了十二首诗歌,此诗为第十一首,咏闺情。
 
蟢子:蜘蛛名,又名喜蜘。因蟢与喜谐音,所以预示吉兆。
 
藁(gǎo)砧:古代女子称呼丈夫的隐语。
 
 
【解读】
 
本诗用朴素而含蓄的语言,描写了一个女子盼望丈夫早日归来的心绪,感情真挚,令人动容。开篇写“昨夜裙带解”,在古代,妇女腰上都会有系裙的带子,一不留意,就有可能绾结松动。一般说来,绾结松动被看作夫妇好合的征兆。由于自己的系裙不解自开,多情的主人公马上想到丈夫要归来了。“今朝蟢子飞”,谁知这样的好预兆还不止一个,主人公临窗而坐,正看到屋顶上捕食蚊子的蟢子。蟢与喜同音,这也预示着将有喜事发生,对于主人公来说,最大的喜事莫过于丈夫归来,于是想到:“铅华不可弃,莫是藁砧归?”快梳妆打扮一下,准备迎接丈夫归来吧。
 
全诗朴实无华,感情却表达得十分细腻。整首诗虽然对主人公的生活处境和心思没有过多的描写,但是一句“铅华不可弃”,便让一个饱满的思妇形象跃然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