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诗

闻道黄龙戍,频年不解兵。
可怜闺里月,长在汉家营。
少妇今春意,良人昨夜情。
谁能将旗鼓,一为取龙城。

【评诗】
 
此诗以儿女之情,写征戍之苦,充满着非战色彩。着眼在一“怜”字,说得非常蕴藏。有人评佺期的近体诗,吞吐含芳,安详合度,此诗就有这种风格。
一气转折,而风格自高,此初唐不可及处。


【注释】
 
黄龙戍:即黄龙冈,在今辽宁省开原县西北,唐时在此戍兵。
 
解兵:撤兵,休战。
 
将:率领。
 
【解读】
 
“杂诗”类似于“无题”诗,沈佺期写有《杂诗》三首,这篇是第三首。此诗描写了边塞战争给百姓带来的灾难,表达了怨战之情。艺术上臻至较高境界,是诗苑名篇。
 
首联交代了边塞战事不息是致征人远戍、家人分离的原因,表达了诗人的怨战情绪;颔联借明月普照于世,形象地描绘了思妇对征夫的深切思念;颈联写两地相思。妻子日日回忆昨夜情,长期遭受着思念的折磨,表达了感情之深,体现了思念之切。尾联抒写少妇的愿望。夫妻分离的原因是边塞战争,少妇的心里盼望着频年不解的战争尽快结束,只有如此,夫妻才能早日团聚,结束长期分离的痛苦。诗以问句的形式,倍增感慨意味,把诗人内心的哀怨表达得更加淋漓。
 
这首诗的构思精巧别致,特别是把“闺里月”与“汉家营”、“今春意”与“昨夜情”相对去写,仿如夫妻两人在相对倾诉相思之苦,流动的画面感极强。末尾一句寄望,全诗戛然而止,留下深长余味。诗人运笔纯熟,转换流畅,情与景、意与境的融合自然,思念虽苦,却并不悲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