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外弟卢纶见宿

静夜四无邻,荒居旧业贫。
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
以我独沉久,愧君相见频。
平生自有分,况是蔡家亲。

【评诗】
 
此诗佳处在前半首。一则以远别,故但有悲感;一则以见宿,故悲喜相乘。……前半首写独处之悲,后言相逢之喜,反正相生,为律诗之一格。
颔联融情入景,经过千锤百炼,铸成此十字。前句含有飘零意,后句含有老大意,其景固可绘,其情尤可悯。


【注释】
 
见宿:留下住宿。
 
分(fèn):情谊。
 
蔡家亲:晋代羊祜为蔡邕外孙,这里借指两家是表亲。
 
【解读】
 
此诗是诗人为表弟卢纶到家中拜访有感而作。诗题中的“喜”字表达了喜出望外之情,但是通读全篇,又能感受到诗人因家境清寒、仕途不顺而产生的凄凉、落寞的心情。题中之“喜”与诗中之“悲”反正相生,这种情感上的矛盾更显真实,使这首诗更具特色。
 
诗的前四句交代了诗人住处的偏僻和简陋,渲染出悲凉寂寞的氛围,这是典型的欲扬先抑的手法,为衬托相逢之喜而极言独处之悲。开头两句写诗人的家在偏僻的荒郊,周围连邻居也没有,屋内更是简陋不堪。“贫”字直言诗人家徒四壁的困窘,更道出了他内心的辛酸。三、四句对仗工整,写出了夜雨中,一位白发老者在微弱的灯光下,独自对着老树发呆的情景,况味凄凉。
 
五、六句写出意外相见之喜:长期以来,我独居陋室,鲜有人来到访,甚觉孤苦无依,烦劳你殷勤探望,倒让我觉得十分愧疚不安。这两句先写诗人困顿而寂寞的生活,再写因有人探望而倍感欣慰,流露出对故人到访的喜悦。随后,诗人马上转笔:“平生自有分,况是蔡家亲”,你我二人本是故交,平生情谊深厚,更何况还是表亲,此时此地能聚首一室,也是莫大的缘分啊。诗人用“蔡家亲”的典故,紧扣诗题中的“外弟”。全诗语言朴实,低沉悲切,感人至深。